爬出新剧坑

【翻译】Chronically ill Steve Rogers 长期生病的史蒂夫

小细:

source: http://youdonthaveoneofthosedoyou.tumblr.com/post/88698495965/chronically-ill-steve-rogers

根据各种资料,汤上的这位po主详细梳理了队长所得过的疾病,给出了简单的解释,并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盛行欧美的人种改良学风潮的角度分析了史蒂夫患病之外面临的困境。我的读后感是,作者对于同人文没有正确体现steve病弱情形的指责不是很合理,毕竟steve并不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他的疾病也只是故事性创作的元素,但对于广大stucky同人写手来说,这篇分析提供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视角,所以依旧值得一读。

另外,我的英文水平真的很有限,所以推荐有能力的小伙伴戳原文阅读,欢迎大家指出我的翻译错误;w;

*改错*:昨天发布时我将吧唧那句"you got nothing to prove"译成了“你没有什么能用来证明自己”,后来经过微博上小伙伴@叁鳗_Kalos的细心提醒,这句话应该是“你没有必要去证明什么”的意思,我下了很多份字幕来参考,老实说,字幕组翻译的比我翻的还不靠谱……这句话我拿不准,其实也倾向于小伙伴的观点,所以我删掉那句话的译文,相信大家都有正确的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多同人文把描写瘦小史蒂夫的重点放在他的哮喘上,试着尽可能将他塑造得没那么病弱。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根据所有的资料来源(迪士尼海报,电影里史蒂夫入伍时所交的那份表格)都表明史蒂夫:

 

散光——所以他视力一直不好。我也看到过说史蒂夫是色盲,但我现在找不到当时的信息来源了,所以没法拿来证明,也没法确定史蒂夫是哪种类型的色盲,可能是红绿色盲也可能是三色色盲或者别的任何一种,我无法下定论。

 

脊柱侧凸——这是一种脊柱的三维畸形,意味着患者的脊柱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向一侧弯曲。这并不会危及生命,但会在患者的身上非常明显地体现出来,我至今还没看到任何一篇同人文考虑过这一点。

 

听力部分丧失。同样地,我还是没看过任何一篇同人文提到有谁为了让史蒂夫听清楚而大声说话。

 

心律不齐,一种失常的心跳;他也有心悸高血压和其它一些心脏问题。我也看到过说他有心绞痛的,一种由于心脏供血不足所造成的胸口疼痛。

 

某种程度上他也患有风湿热,这会导致四肢出现红色环状皮疹,也会影响到脑补、关节和心脏——考虑他已经有心脏方面的毛病,这显然不是件好事。年纪稍长些的儿童到十五六岁的中期青少年都可能受其影响。风湿热可通过摄取阿司匹林来进行治疗——但这会对胃部产生负担,因此不幸的是,小史蒂夫还有:

 

胃溃疡。这种毛病会令患者非常痛苦,并且可能由于摄取阿司匹林类的药物而加剧。一旦出现并发症,胃溃疡可能危及生命。


史蒂夫还有一个胃病所引起的并发症,那就是恶性贫血,恶性贫血直到二十世纪都算是个绝症。这种病症使得患者体内无法再合成一种吸收维他命B12所必需的酶,因此患者会逐渐变得贫血,遭受神经损伤等并发症之苦,甚至直接死去(因此需要用到“致命的”的这个词)。直到1928年之前,人们都靠饮用大量生猪肝汁(一天一品脱还要多)或者食用半磅的生猪肝作为治疗恶性贫血的唯一方法,因为肝含有那种酶(烹饪会损坏酶的活性)。1928年起,一种猪肝提取物被研制出来,患者们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饮用大量生肝汁,花钱也少了,小史蒂夫听到这个消息一定松了口气。还有一些别的症状,和其它类型的贫血所造成的都差不多。


史蒂夫也有扁平足(这个不算严重,但这孩子是没法到处跑了)

 

他小时候还得过猩红热,这会造成咽喉肿痛和浅红皮疹,甚至还致死——尤其因为它能引起心脏方面的并发症。

 

史蒂夫的母亲患有糖尿病——他的入伍申请表上显示他父母有一方或者他有一位兄弟姐妹是糖尿病患者,那么既然他并没有兄弟姐妹,糖尿病也会直接导致申请者无法入伍,那么这个人肯定只能是他的母亲(除非你不相信史蒂夫的父亲真的参过军,史蒂夫撒谎只是为了和巴奇一起当兵)。史蒂夫罹患糖尿病的几率比常人要高。这一项暂且不会对他入伍的努力造成限制,但也绝不会让他在主张人种改良的优生学家那里获得优待。


总的来说,他的呼吸道系统面临重重困难——鼻窦炎和一次又一次的感冒发烧陪伴着他与他的……哮喘

哮喘可能变得十分危险,特别是对于一个心脏有毛病的人,因为哮喘发作的症状之一就包括心律失常。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医用吸入器很难供私人使用(特别是当那个人哮喘发作的时候),但哮喘烟(asthmacigarettes)很容易弄到,价格相较之下更便宜,可能引起幻觉。这种东西能起到一定程度上的作用,但无法与当今的缓解类药物相提并论。当时也有干粉吸入器,还有医用的喷雾瓶和电子喷雾器,如果你能弄到手的话。



除此之外,从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哮喘也被视为一种身心失调的病状——患者遭受心理疾病的折磨,当其体内有个孩童大声哭泣时,他便产生了臆想,哮喘发作是臆想的产品(animagined product of mental illness due to the child crying inside the suffererduring an attack)——因此,谈话疗法也一度成为治疗哮喘的手段。由于他的哮喘,史蒂夫当时很可能被看作生理心理双重脆弱。


说真的,这种他有“精神问题”并遭受身心疲乏之苦的说法,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天啊,换成你是史蒂夫你也累啊。他那么瘦小也毫不奇怪,想想看他的身体在他成长的日子里经受了多大的压力。

 

所以这一切对小史蒂夫究竟意味着什么?从出生或者从童年开始,接受超级血清之前的小史蒂夫一直都在生病,很可能是由于他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并发症和早期的一些疾病(他的胃部和呼吸系统似乎有很多问题),而这其中一部分会被视为当时所谓的劣等遗传基因的证据。

 

人们经常把人种改良学与纳粹联系起来,但这种优生学的根源要追溯到二十世纪的美国,特别是二十到三十年代,发展势头尤为猛烈。二战之前,许多德国优生学研究项目的资金都来自美国。虽然作为一名生活在纽约的白人男性,史蒂夫能够免于强制性绝育或安乐死的命运,但公众意见极度支持国家将那些被视作累赘和劣等基因的个体驱逐出境。

人种改良行动是合法并且被强制执行的。在史蒂夫成长的年代,上千名穷困女性和依靠政府抚养的儿童因此受难,尤其是很多有色人种的女性和患有心理疾病的女性被强制绝育。很多住在精神病院或疗养院的人们死于疏于照料,这是被允许的。

史蒂夫母亲因肺结核去世的事实也会使他成为这种优生学思潮的攻击对象——事实上,出于人种改良的目的,肺结核曾被当作一种安乐死的手段,用来对付那些携带“劣等基因”的人(携带“优等基因”的人被认为对此免疫)。

讽刺性的是,从本质上来说,美国队长和超级战士血清计划正是一项人种改良学的实验,这反映出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人种改良思潮是多么风行。我写这篇关于史蒂夫的文章只是从创作同人文的角度出发,并不是什么严肃的批判分析,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选中了一个长期患病、具有生理缺陷的男人,得到了一个基因改造的超级战士。

史蒂夫没有用抗生素地挺过了风湿病和猩红热,而且他还有哮喘和心脏上的毛病,在他所处的那个年代来说,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所以我想,我们都应该为了莎拉罗杰斯是一名护士而感到庆幸,因为稍微管用一点的药物喷雾器在那个年代真的又昂贵又不好弄。

 

当巴奇对史蒂夫说这句“you got nothing to prove”时,他不是简简单单在讲一个病得没办法入伍的小个子男人——他是在讲一个很可能被视为同龄人中病弱而残疾的、毫无价值的、生来就是拖累的男人。史蒂夫必须对全世界证明他自己,只除了对巴奇,因为巴奇是唯一一个了解他并因此珍视他的人,巴奇对他评价不基于任何体能或健康标准。说到底,史蒂夫最需要向自己证明,那些被旁人用来评判他的主观印象,全都是错的。

 



评论

热度(894)